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有钱人的BD$$$M,妹子们的精明导出

自动草稿
BD$$$$$M

后台留言:

48号,我是一个在上大学的萌新男S,在nico里注册了账号,混迹了快一个月,感觉情况和你文章里写的很不一样。

一个月里算真正聊过的妹子前前后后有两个,第一个比较二次元,讲话挺萌的,聊天的时候就感觉她特别想找主,于是就和她挂了cp,她就立刻在广场上发帖子炫耀,然后每发一个帖子就要求我去回复秀恩爱,每天的免费礼物也要送给她。过了几天,她突然和我说找到了更合适的人,愿意为了她从上海飞到成都,然后就和我say goodbye了?我到现在还有点莫名其妙。

 

第二个更现实一点,她觉得字母圈里的男的都是抱着目的来的,不管有没有钱都会聊骚,所以她就在撩她的人里选最有钱的,有钱的还相对素质高,她也知道有钱人喜欢什么,每天都会健身啊化妆啊娇小可人啊言听计从啊。我说我还是学生没有钱,要不要聊聊喜好什么的,她就说我上来就聊这些,是有多饥渴,是不是精虫上脑,然后我就被拉黑了。

 

反正我体验的感觉就是大家现在都不太讲感情?都很功利,并没有好好坐下来聊聊喜好什么的愿望,希望48号解答一下。

刚巧,前段时间我在处理微博私信时候接触了一个妹子,跟她一聊,真的发现自己老了。她在表达自己的“伴侣观”的时候,我的吃惊并不比你少。

 

她说,自己特别现实,跟谁玩都是玩,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些项目,与其和那种请你吃一顿麻辣烫还要一夜六次疯狂回本的人交往,不如选个挥金如土的,一般有钱的素质反而不会差,不会遇到人渣被威胁啥的,他还担心你威胁他呢。只要自己不纠缠,懂得占点便宜就放手,基本都能赚个包包手机什么的。

 

我问她那你不担心对方的喜好你并不喜欢吗?

 

她说不担心,倒是更担心有钱人太抢手,自己要再优秀一点,不然就抢不到了。

后来我仔细想想,在一切“快餐化”,“效率化”的今天,伴侣“资产化”的观念在她们眼里也渐渐成型,加上圈子里的关系本就具有投机性,于是给自己找个好S/M,就成了给自己配置一套好资产。

 

萌新男s提到的两个例子,实际上就是妹子在给自己配置资产,像买房那样,第一位妹子在你那住了几天,发现你并不增值,装修也不好,没啥可以炫耀的地方,朋友们也没有投来羡慕的目光,于是就考虑换房了;第二位更是只在门口瞅了一眼,觉得根本够不上自己选房的逼格,价格都没问,扭头就走了。

 

配置资产的关键在于量化标准,衡量什么才算好资产。但感情是最不好量化的,好量化的资产是物质。通过圈子里种种荒诞残酷的事实,今天你被骗炮,明天她被威胁,妹子们早已经精明地推导出: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钱才是硬通货。男人的最大价值在于有没有钱以及愿不愿意为我花钱。

 

有钱=你的霸道变得很帅,有钱=你的喜好我也喜欢,有钱=你非常有才华。

这样量化之后,女孩们配置资产就容易多了,只要你有钱,你就是优质资产,你就是学区房,不管老少,不管婚否。女孩们不再需要去潜心研究的自己是谁,喜欢什么,什么是安全的,什么是危险的,只需要去钻研如何提升配置这种资产的能力就行了。

 

这就造成了当下的圈子里,有些女孩你问她dom/sub是什么意思,自己是否真的了解自己,她未必能答上来;但你若问她驾驭男性的技巧,她却能给你答得炉火纯青。

 

怎么从加自己好友的男人群中一眼发现最有钱的那个,怎么健身保持身材吸引他们的目光,怎么不哭不闹,甚至在男人的烦恼中安慰他得到共情,怎么危机公关处理潜在的小三危机,整个一套流程下来,这已经更像一份职业,而不是一个爱好。

 

而在男人眼里,吃这一套的也大有人在,不哭不闹的m叫做“贤惠”,身材姣好的m带出去“炫耀”,自然而然觉悟到“主人喜欢的我都喜欢”m更是“善解人意”,只需要花点钱,自行洗好脑的完美partner直接奉上,调教都省了。

 

有买方,有卖方,一拍即合,每个人头上顶着价格,维系着很职业的字母圈关系,男性物化女性,女性也物化男性,心里打着算盘,明天换个手机,下个月再去迪拜旅游,钱包有多鼓,关系就多稳固,但如果你付不起,那就挺可惜的了,得请你滚蛋了。

 

别说这很残酷,有钱人的成就感也就来源于此,钱对于他们来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他们拿着钱横扫字母圈市场,把这里当成了提供高级服务的东莞夜店,风卷残云,杯盘狼藉,轻而易举地破坏原有的规则,制定属于他们的新规则。为什么要废话那么多?为什么要互相了解?什么喜好性格匹不匹配?简单点,给你5万我想玩的你能接受吗?不行?再给你10万呢?

“圈地运动”式的资本洪流是邪恶的,但并不是每个女孩子的定力都那么强,没坐过宝马的女孩,可能和你一起体验sp,研究出一种新姿势就很开心;而坐过的,也可以陪你继续尝试sp,但是必须要在五星级以上的酒店里才行。

 

消费主义带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走心的人们交流成本太高,在“效率至上”的时代里显得无所适从。毕竟方方面面跟你聊完,最后还发现不合适,远不如我一声撒娇,你就打飞的从上海来成都哄我来的刺激。这是专属于有钱人的浪漫,他们用钱来换时间。

 

至于穷人,乖乖靠边等待有钱人挑剩下的,就是他们应有的自觉。

 

愤世嫉俗和仇富是没有用的。消费主义对传统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冲击,宏观来看这是市场的规律,也是历史的车轮。历史的车辙里没有谁对谁错,所有人的行为都只是整个时代的缩影。08年的时候玩《魔兽世界》,为了进一个副本我练级练了无数个周末,2016年再玩,我想获得毕业装备,只需要在金团里付款就行了。

 

整个时代是浮躁的,那么所有行业,所有圈子都会是浮躁的,正因如此,静下心来认真经营关系、互相沟通的人才显得弥足珍贵。不是说消费主义是错的,你情我愿无可厚非,但你得想清楚,最初的自己,是为何而来?

一个人无法对抗时代,如果我的m和我说,“我并不图你的钱,但我也不想委屈自己,开不起星级酒店就别玩了。”我也会觉得她说的话无可厚非,这是她的标准,也是她的自由。但如果我有了女儿,我并不希望她在自己的爱好前面摆上一个物质的前提。

 

我能做的就是好好赚钱富养她,让她到了社会上可以自由地追逐自己的爱好,不用为了去山顶豪宅里数星星就委屈自己,也不用看到一个最新的iphone就忘掉了自己的初心。让爱好回归爱好,比钱还要值钱,不是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