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O先生的故事

发在小号的一篇旧文,伴随最近B站发生的各种风波食用更佳。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当然非常重要,但是成年人合理合法的观影观漫诉求,是不是也该稍稍那么保护一下呢?(明天就删,手动狗头。)

现如今,打开B站App,搜索“萝莉”俩字,显示已没有任何内容,但是搜索单个“萝”字,仍出现一系列和萝莉相关的视频内容。

“老板,这个月的,到了吗?”O先生在菜市场里七拐八拐,一溜烟闪到了不起眼的小卖部前面,偷偷压低了声音。

“嗯。美剧还没有,英国综艺到了,日漫也有一些。”老板挥打着拍子驱赶苍蝇,连头都不抬。

O先生左顾右盼,把头伸进了小卖部里,“不是,我是说那种片子。让人看了之后,脸会发烫的那种。”

话音未落,一个胖女人气冲冲地撩开帘子,闯进了小卖部,差点把O先生挤到墙角。

“那些人太过分了,我不过就是想在旧浪微博上发几张昨天吃饭的照片嘛,还要登记、还要审查,还要回来等消息,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我的粉丝才能看到。”胖女人脸色铁青,又很快柔声细语地问老板,“大哥,听说你这能翻出去?帮我发了呗?”

 

“金盆洗手啦。”老板一边说,一边将胖女人推出了店门,“五个跟着我干的兄弟,现在就剩我一个了,不好干哪,颐养天年,颐养天年咯。”

O先生呆呆地站在墙角,看老板送走胖女人,把门关上,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堆花花绿绿的U盘,摊在O先生面前。

“你身为受过高等教育的时代接班人,为什么想看这些玩意儿啊?”老板点了支烟,屋里瞬间烟雾缭绕。

“我也不知道,就是几年之前啊,隔壁老王被风气治安部抓走的时候,我刚好无意中瞥到他家的电视了,哇,你能想象吗?当时一个男的正在用他的嘴,去……去碰另一个女生的嘴,我就不小心看到了,为此我写了整整一年的检讨,我可后悔看这一眼了,看完之后,心理总憋得难受,痒痒的,有时候想多了身体也觉得难受。”O先生的脸瞬间像被烤过一样红。

 

“什么难受,你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老板嗤之以鼻。

“生,生理反应,天哪,你,你竟然说出这么淫秽恶心的词语,我要去举报你!”O先生惊恐万分。

“我呸,这也叫淫秽,你知道你想要看的东西,在我年轻的时候,是个男生可就有好几个硬盘哪!有些还特别“好看”,有你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淫秽”情节呢!”老板悻悻笑出声。

O先生脸憋得通红,踉跄后退几步,无力地摇动双手,“不要说了!你休想污染我的思想!我接受的高级教育告诉我我得走了,你这个败类!你会得到报应的!”

老板倒没拦着,只是剥了花生塞到嘴里,翘起二郎腿,在O先生的狼狈不堪中自得其乐。

O先生逃离了菜市场,在路边摊要了油条和豆浆,喝过半碗,涨红的脸色也渐渐复原。隔壁两个大妈的窃窃私语又传入了他的耳内。

“我们家那个没用的孩子,好容易帮他娶了媳妇,结果两个傻子,不会来事啊。从小到大没接触过,怎么教都听不懂啊,还说我恶心,淫荡哪。”

“哎甭提了,我们家孩子不知从哪搞来的小电影,被人举报啦,在公司,当着两千多人的面检讨,现在一提到女人呐,怕的跟见到老虎似的,可怎么办那?”

 

O先生一反胃,豆浆油条全都吐在了桌子上。旁边围上来几个乞丐,用木棍敲打着桌子取笑他,“快来看那,这个傻子更迂腐,听到别人说“性”就能吐一地。”

O先生拍案而起,“什么迂腐,我是看过那些东西的。我还看过更重口的呢,像是,《五十度灰》什么的英剧。”

乞丐头子站了出来,他说,“你看过英剧,那我便考你一考。BBC的全称是什么?”

O先生想,讨饭的乞丐,也配考我么?便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乞丐便接着说道,“你既然承认看过这些肮脏的东西,又怎么好意思故作清高呢?其实你们所谓的这些时代骄子,是不是都偷偷看过呀?”

 

O先生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脸上笼罩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可这回全是些可怕的自由民主、万恶的外来文化之类听不懂的了。

 

在这时候,众人也全都跟着哄笑起来,小路边摊上开始洋溢出无比快活的空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