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用鞋喝酒,抚足吃饭——中国古代恋物考

Posted on
自动草稿
提到恋物,大家脑海里可能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就是皮革,胶衣,束腰之类的西方硬核恋物场景。毕竟近现代主流观念中的恋物理论发展和定义都是西方来主导的。

自动草稿

图片来自网络

在西方的定义里,恋物(Sexual fetishism / Erotic fetishism)是以某些特定的无生命物体或人体部位作为性欲对象,由某个生殖器以外的、通常与性活动无直接关系的具体对象得到性兴奋的一种性现象。

之所以会有恋“物”的说法,是因为传统上讨论性欲的理论假定了人类性欲激发的来源应该是另外一名“人类”,而在作为主体的“人”以外的外在环境、物品、情境、对象,皆被称为“物”的关系。[1]

 

无聊的我按照这个定义查了查史料,发现中国古代有恋物情节的大佬们也不是吃素的,不仅恋物,轻则为自己的爱好写上几首诗词歌赋,重则改变社会观念,影响千年,看来无论西东,大家在“恋物”这件事上,还都是讲究人儿。

提到恋物,首当其冲的就是“履”和“足”。脚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扮演着什么样的暗示角色就不多说了,而履,作为承载脚的物,自然也被赋予了各种幻想和联动的基础。

 

那么古代大佬是怎么恋履的呢? 买一堆鞋子回来放在鞋架上供着吗?当然不是,请看下面各位大佬们的表演。

 

张衡,没错,就是那位捣鼓出浑天仪和地动仪的理工科小学霸,在《西京赋》中写到:“振朱屣于盘樽”。朱履一般指赤丝鞋,多为舞女穿着,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用舞女的朱履来吃饭喝酒。Emm,这也太会玩了吧。

 

“张衡小哥哥,我可以踩你的aj吗?”

“不存在的!我要拿它来盛饭。”

“。。。家里买不起碗是怎么的?”

自动草稿

 

明朝戏曲大触何元朗也有类似的经历[4]。有一天晚上他去夜店喝花酒,突发奇想,扔了酒杯,要了酒保小姐姐的鞋来盛酒喝,喝完之后诗兴大发,甚至来了段freestyle,“你看这脚,又大又圆,你看这鞋,又长又宽。”还特意把诗写在了自己的扇子上送给小姐姐做纪念。

自动草稿

嗯?不好意思,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乱入了,应该是这句诗才对,“手持此物行客酒,欲客齿颊生莲花。”

翻译过来就是,小姐姐我用你的鞋子喝了一杯酒,现在唇齿脸上都要开花了,这土味情话说的,可以说skr撩妹高手了。

其实理性分析就可以知道,既然允许恋“人”,那理所当然也可以恋“物”,只要不影响别人,这都是你的自由。

随着大家对恋物的看法越来越理性,医学界也越来越倾向于把恋物这种心理当做普通的性欲偏好来处理,现如今医生在诊断时,如果要把“恋物癖”划入精神疾病范畴,是要遵循非常严格的标准的,即(DSM-Ⅳ诊断标准):

1、至少6个月以来,反复多次以非生物物体(例如女性的内衣)来激起性幻想、性迫切愿望、或行为。

2、这种幻想、愿望、或行为,产生了临床上明显的痛苦烦恼,或在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方面的功能缺损。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在封建制度对性的讳莫如深与权力化的加持下,部分恋物的心理超出了应有的合理的范畴,甚至走向了荒诞和谬误。

伶玄在《赵飞燕外传》[3]所述的汉成帝就是这么一位。汉成帝这个小伙子喜欢打猎,早年打猎的时候呢,不太注意保暖,有次打猎回来之后那个部位就被冻伤了,太医诊断为“阴缓弱不能壮发”,不过,汉成帝你这是用了什么奇怪的方法打猎会冻伤那里啊喂??

 

自动草稿

那个地方一冻坏可就不得了啦,自此以后,汉成帝就只有“把持”妃子的脚时才能找回做男人的尊严,于是上行下效,久而久之,汉成帝的后宫佳丽们互相攀比的就不再是谁的自拍更美,谁有钱买了Gucci的包包之类了,而是比谁的jio好看。

 

皇帝一众妃子中,jio最好看的呢,就属赵飞燕和一位名叫合德的昭仪。好看到什么程度呢?书中记汉成帝“每持昭仪足,不胜至欲,辄暴起。”,简单来说,皇上只要一碰到昭仪的jio,就完全把持不住。

 

但是昭仪有个坏毛病,就是睡觉的时候爱翻身,这样“帝不能长持其足”。这就让汉成帝感到很郁闷了,我想那种感觉,大概和我最近玩怪物猎人,每次砍龙砍到一半就掉线的失落是一样的吧。

 

汉成帝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派了jio同样很好看的赵飞燕去劝说昭仪,让她向飞燕学习,改改这个翻来覆去的毛病。

 

赵飞燕拉着昭仪的手,苦口婆心地劝她,“你看哈,咱们皇上,多么牛逼的人物呀,请了无数的太医、道士,炼丹、做法都治不好皇上的病,但是皇上却只要‘得贵妃一足’,就能完全地恢复如初,这是天子和你的大福分哪,你怎么忍心翻来覆去地避开皇上的要求呢?”

 

昭仪冷魅一笑,放起了陈奕迅的歌,“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如果我也像姐姐你那样,皇上要什么就给他什么,他很快就会厌倦了,懂了吗?这就是皇上为什么之前喜欢姐姐你,而现在却喜欢我的原因。”

 

自动草稿

赵飞燕是怎么一脸黑线地从昭仪寝宫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一个人恋物不影响别人没事,但倘若这个人拥有无限大的权力,比如皇权,恋物就不单单是自己的爱好这么简单了。

 

正因为统治阶层的恋物观和权力无休止地杂糅到了一起,从而传递到士大夫阶层,再传递到底层人民,整个封建社会在权力的压迫下渐渐形成了一种畸形的恋物观,女性“裹小脚”便是这个畸形观念的具象化产物之一。

 

同样的,清朝袁枚的《续子不语》卷一中记载了一个由于整个社会的畸形的恋物心理而导致悲剧的例子,题目是《几上弓鞋》[2]。

 

说的是一位叫做储梅的读书人,性格沉稳,学富五车,遇人彬彬有礼。因为家里穷,就到了京师一个都统家里做教书先生,都统也对他十分满意。

 

但一天早上起来,储梅突然发现自己屋里的茶几上放着一只女生穿的绣花鞋,他一下就懵逼了,可能联想到了上文汉成帝的故事吧,遂喊来下人们破口大骂:“我在这里做先生,你们这些下人却在我的茶几上放这种东西,让都统看到了,他会怎么看我,会以为我是个变态的好不好!我以后要怎么做人?还不赶快扔掉!”

 

谁知道这个时候刚巧不巧,都统闻声而来,储梅一看,立刻逃到了床底下,用手捂着脸,“哎呀,羞死羞死,我再没有脸见大人了。”

 

都统刚想安慰一下,哎呀不就是只鞋嘛没啥大不了的,谁知道话还没出口,储梅已经操起一根大棒子,在床底下自骂自击,没等别人反应过来,脑浆迸裂而亡。

 

你说储梅恋物吗?很可能不恋,但他一介迂腐书生,从小接受的教育如此,便成为了封建王权导致的畸形社会恋物风气下的牺牲品。

西方恋物情节是否判断为心理疾病的很重要一条就是是否影响他人,但从古代封建社会的恋物事迹来看,统治阶级无意间流露出的恋物观念不仅影响了他人,还影响了整个社会。

弹簧压得越紧,反弹的时候力量便越大。正因为古代的恋物观扭曲地如此畸形,因此也受到了无数或轻或重或矫枉过正的批判。

 

宋代儒学家程颢在《玩物害道否》中提出了那句振聋发聩的名言,“玩人丧德,玩物丧志。”此语一出,得到了无数人的支持并延续至今。

 

为了纠偏,把“恋物”与“失德”联系起来,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矫枉过正,最后成了封建社会中与偏激恋物观念完全对立的又一个极端

至此,对待“恋物”、“玩物”,要么极左,要么极右,和西方一样理性去看待、研究恋物心理的时间和空间全部被挤压殆尽。

但还好,封建社会已经结束一百多年了,大清确实亡了对吧?虽然在科学地、理性地对待恋物这件事上,我们已经落后了许多,但至少在今天,我能看到“恋物”正在缓慢回归它客观的、本真的意义,和性相关的、不相关的,病态的、非病态的恋物现象,大家都在渐渐地寻找应对它们的方法而非一棒子打死。

 

所以不管你身上带着怎样的无形枷锁,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误解就灰心丧气。观念是会重生的,但它不会在某一天突然来临,它只会悄悄地,在人们一次一次地探索和寻求中,无声息地降临到人们身边。

参考文献:

[1]Lemaitre J. Legal Fetishism at Home and Abroad[J].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2017.

[2]《几上弓鞋》:“余同年储梅夫宗丞,得子晚,钟爱备至,性器端重,每见余执子侄礼甚恭,恂恂如也。家贫就馆京师某都统家,宾主相得;一日早起,见几上置女子绣鞋一只,大怒骂家人曰:‘我在此做先生,而汝辈几上置此物,使主人见之,谓我为何如人?速即掷去!’家人视几上并无此鞋,而储犹痛詈不已。都统闻声而入,储即逃至床下,以手掩面曰:‘羞死羞死,我见不得大人了!’都统方为辨白,而储已将床下一棒自骂自击,脑浆迸裂。都统以为疯狂,急呼医来,则已气绝。”

[3]伶玄《赵飞燕外传》:帝(指汉成帝)尝蚤猎,触雪得疾,阴缓弱不能壮发;每持昭仪足,不胜至欲,辄暴起。昭仪常转侧,帝不能长持其足。樊嫕谓昭仪曰:‘上饵方士大丹,求盛大,不能得,得贵人足一持,畅动,此天与贵妃大福,宁转侧俾帝就耶?’昭仪曰,‘幸转侧不就,尚能留帝欲,亦如姊教帝持,则厌去矣,安能变动乎?’”

[4]徐纨《本事诗》:何孔目元朗至阊门携榼夜集,元朗袖中带南院王赛玉鞋一只,醉中出以行酒。盖王足甚小,礼部诸公亦尝以金莲为戏。王凤洲乐甚,次日即以扇书长歌云:‘手持此物行客酒,欲客齿颊生莲花。’

未分类

万圣节戴点别的?贞操带使用指南

Posted on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什么是贞操带?

大卫·鲁本(David R. Reuben)写过一本书,名为《关于性,你好奇却又不敢问的一切》(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Sex,But Were Afraid to Ask,1969)。他在书中称贞操带是“盔甲比基尼”(armored bikini)。他写道:“贞操带在尿道口的位置开有许多小孔或一个小洞,佩戴者可以通过这些小孔或小洞来小便。它是一块铁板,将阴道与外界的诱惑紧紧阻隔。所有可能的性事都被贞操带阻绝在外。”有了贞操带,中世纪的男人可以把妻子放心地留在家里,自己远行,投身到中世纪的战场上。他们知道,只要自己的妻子戴着贞操带,就没办法和别的男人苟且,没办法给他带绿帽子。无论他走了多远,走得多久。

贞操带是否真实在历史上存在过?其实一开始,贞操带这东西听起来相当野蛮荒谬,还不卫生。想一想,中世纪欧洲的战争可都是以年为单位的,如果当时士兵都钟爱于给自己的妻子带上这玩意,积年累月之后,且不说大小便之后如何清洗,就算你每次都能洗的干干净净,那等到丈夫回来,估计贞操带也是锈迹斑斑,不知道能不能打得开了。

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故事还挺有意思的。例如在sm里。

阿西克森是维多利亚大学德国历史系的教授。他说:“14世纪起,贞操带开始频繁出现在与sm相关的书籍和文献中,它被形容成为禁锢下体的盔甲,可能在人们的固有观念中,它就与禁锢和禁欲密不可分,意味着对人体某种权力的剥夺,所以理所当然的,它成为了sm群体钟爱的调侃对象。但真要设计出一种贞操带,不影响佩戴者的正常活动,不影响她的大小便、大姨妈,同时要保持个人卫生,不引起阴道和肛门感染,这怎么可能呢?”

这位教授很好地分析了贞操带与sm挂钩的原因,也许他是一位很好的历史学家,但是他可能真的低估了人们的创造力。

如今,可佩带的贞操带早已经设计出来,而且已经到了某宝随处可见的地步。随着橡胶和塑料材料工艺的突飞猛进,贞操带也不再局限于金属材质,佩戴上也慢慢演变地更加轻便舒适。

在sm游戏里,贞操带是一种用来禁欲的工具,但在佩戴过程中还是需要注意一些问题,避免在游戏中酿成悲剧。

1.剃除阴 毛,或者根除阴 毛,因为贞操带通常都会有转轴和螺丝缝隙,如果你不想感受到稍微一运动就会有毛发被夹住的恐惧,那么还是要乖乖地剃掉毛发,当然,如果你准备长时间连续佩戴,那么最好能做一下脱毛处理。

2.每天开锁清洗。是的,不管是金属的,橡胶的,还是塑料的贞操带,每天都必须打开清洗,不仅仅是清洗贞操带,也包括隐私部位,同时也要仔细检查与贞操带接触的皮肤是否有被磨破或者红肿的地方,如果有的话,建议暂时停止这个游戏,并且换一个更适合的贞操带。因为隐私部位感染了通常更难治愈。

如果让你带上的人并不允许你这么做,无论他出于多么冠冕堂皇和义正言辞的理由,你犯错了必须接受惩罚也好,我是主人你必须听我的也好,都直接请他/她滚蛋,首先必须对自己的安全和卫生负责。

3.女生大姨妈期间不要佩戴,男生佩戴的话需要是非勃起状态。

当然,如果觉得佩戴贞操带还不够刺激,可以自己改装一下,在贞操带内再加装一些特殊设备,比如下面视频里这个。

想看视频的同学请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老规矩,别点举报。如果你是手滑点的,我原谅你。

另外,当我去某度寻找一些奇奇怪怪的资料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

自动草稿大家看看就好,反正我的狗眼已经瞎了。。。。

最后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大家都戴面具,但或许也可以戴点别的。

 

未分类

除了绳子,还有一些你闻所未闻的sm器具

Posted on
自动草稿

​除了绳子之外,提到sm工具,大家可能第一反应想到的都是鞭子,蜡烛口塞等等,但其实,在这些之外,还存在着一些你从未见过,甚至闻所未闻的sm工具。

1.可旋转的十字架

自动草稿
据说人被绑在上面,如果旋转速度足够快的话,她的寂寞就追不上她。。。ORZ

2.各种笼子

自动草稿
一股浓浓的农场风味,被关在里面的人只能一直保持蜷缩的姿势,还有可能被来往的路人参观。

自动草稿
你愿意当上面那个,还是下面那个?

自动草稿
上上下下的快感,看看就好,别轻易尝试。

自动草稿

听说你不愿意跪下?那好,请你永远站着。

3.各种枷具

自动草稿
最简单的一字木枷,戴着挺沉的,基本走不动路。

自动草稿

坐着挺舒服,还是M字开腿,适合长时间调教。

自动草稿
人型铁枷,进去的宝宝就基本只能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完全动不了了。

4.各种面部器具

自动草稿
这个管子作用可不少,可以掐住管子玩窒息,可以灌入奇怪的液体等等。

自动草稿

用类似蜡的材料在面部直接倒模制成,与面部100%粘合,可以这么说,带上这个,除了呼吸之外,连一个表情都没办法做出来。

自动草稿
真皮头套,两个字,舒适,而且不透光,最关键的,剥夺面貌,不管你长得多漂亮,带上这个后将无人知晓。

自动草稿

额,我只是很佩服人家的DIY能力,没别的。

从下面开始,一切变得有些匪夷所思。

5.高跟鞋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铁质带锁高跟鞋,我看得也是一脸懵逼,反正穿上了,没钥匙,那就脱不下来。

6.类犬化

自动草稿
把双手双脚折叠,这样只能靠手肘和膝盖在地上像狗狗一样爬行,其实大家大部分人都玩过,但是看到这个图中这个减震系统,我还是服贴的给跪了,厉害了,我的哥!

7.人造娃娃

自动草稿
提问,把她的手绑在后面,又给她安上两个充气的小手是什么鬼?看到自己做的娃娃还笑得那么开心,我也是,气哭了。。。。

不过,我还是很佩服这些歪果仁,动手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另外,想问这些东西的出处?就是大名鼎鼎的《蜘蛛》系列。

自动草稿

未分类

我爱的人,他喜欢sm

Posted on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图片来自花瓣网
ONE
我踌躇了很久才敢向她开口。
在那个下了晚自习,一起回家时分离的路口。
“这里面我下了一个小电影,但是和以前的小电影不一样,你今天晚上回去一定要找机会看完。”我塞了一个mp4到她手里,摸着还有些烫,但可能还没有我的脸烫,“我刚偷偷在教室后面充完电,你晚上最好躲在被子里看。”
当时的我全身冒汗,眼神游离不敢看她,这是我第一次,和另外一个人分享心里的秘密。
所以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之后那天早上她把mp4还给我时的场景。
“你。。。看了吗?”
“嗯,看了一点,没能坚持看完。”
“哦,我也是,我也觉得挺变态的,只是想恶心恶心你,哈哈哈。”
“但是捆绑那段,我觉的她们被绑起来还挺好看的。”
“啊,对对对,是这样的,那。。。我们找机会试一下?”
“好”
她是我的第一任女朋友,可惜的是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做爱,就被高中班主任给做了,被通知了双方家长,然后我们都被严加看管起来,说句话都不容易,后来很快她就去了上海,离开了我的世界。
TWO
大学电影社破冰的时候,玩了一个游戏,是要把两个人的脚绑在一起,然后比赛哪组跑得更快。
分到我这里的是一个天然呆的女生。我骗她说不光是要把脚绑上,女生的手也得绑到后面。
然后在大家的哄堂大笑里,她用力挣扎被捆住的手腕,急的在原地跳脚,我笑着把她拉过来替她解开。
她成了我下一个女朋友,因为我觉的她身上有一种特质,会喜欢sm。
啪啪啪的时候我会有意用丝袜绑住她的手,然后用手捂住她的口鼻。她会变得比平时兴奋,我就顺势慢慢给她介绍这方面的知识。
关于这个爱好的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除此之外,我们的爱情观、人生观却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她希望毕业后回家,一个安稳的二线城市,而我希望留在北京,等待更多更好的机会;她希望我考公务员,找一个平稳顾家的工作,而我渴望挑战和压力,想要一个看起来上限无限大的工作。
终于,在毕业前一个月,我拿到梦寐以求的offer的夜晚,我告诉她我不能跟她回家的那个夜晚,她爆发了,她扔掉了我的手机,扔掉了我的书包,她问我跟她回家,结婚生子,她爸有公司,生活无压力,不好吗?
我淡淡地告诉他,那个日后无数次加班加到吐血的时候,我都会想起的回答:“不好。”
随着她的眼神黯淡,我知道我在她眼里已经熄灭。
Third
后来又陆续谈过几个女朋友,都很快就分手了,我一度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遇到那种在我眼里会自动发光的女孩了。
直到我碰到现在的女朋友。她把我从无休止的工作中捞了出来,带我去画画,去收容所看小猫。她告诉我人只要足够强大,是可以战胜所谓的厄运的。
她在我眼里是白色的,一尘不染的颜色。
所以当我小心翼翼地告诉她这一切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在她的白色里泼上了一瓶墨水。
她有些惊讶,但也只是笑着说:“没关系啊,你喜欢我就喜欢,你想尝试,我就陪你。”
但我高估了爱屋及乌的威力,不喜欢可能就是不喜欢,即使她为了我迁就,也不能把迁就变成喜欢。
所以当我买的道具到家,她只是把它们堆在一边,并没有因为好奇而率先打开;当我拿着绳子一圈一圈绕过她的身子,她并没有产生任何感觉,只是说:“你一边绑,一边陪我聊天嘛,不然我觉得好无聊。”
尝试了几次之后,我放弃了,也领悟了。
两个人,不可能单纯因为一个爱好在一起。所谓爱情,就是平淡的我们互相认同,约定好一个共同的终点,然后一起平淡地走到那里。不管是他喜欢sm也好,或是她喜欢sn也好,都不能影响这样的约定。

所以当我把这一堆没怎么用过的道具扔掉的时候,我仍觉得自己异常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