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我喜欢上了bdsm,我的女儿也是。”

你能接受自己喜欢bdsm,但未必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喜欢。

很小的时候,大概小学五年级左右,班里和我关系最好的小伙伴每个周末都来我家里玩电脑。在那个日光渐趋温和的下午,我们正商量好准备一路打通《天之痕》的通天塔时,却突然停电了。我和小伙伴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着“嗡”地一声黑掉的屏幕,百无聊赖。

 

父母都不在家,看着还为时尚早的时钟,我们决定另找些别的事情来玩。虽然我们同龄,但他比我要矮上许多,我就从我妈的鞋柜里找了一双高跟鞋给他,告诉他矮的人都穿这个,穿上之后就可以变高。

 

那天下午稀松平常,没有彗星出现,也没有狂风乍起,只有普通的日光从窗户的缺口洒进来,我注视着他慢慢地把只有半个高跟鞋大的脚塞了进去,然后跻拉着巨大的红色高跟鞋,在地砖上缓缓划着移动。

 

那滑稽的样子让我忍不住爆裂出笑声,“哎呀你这样扭扭捏捏还真像我妈。”他一听这话,反而更带劲了,一边走一边扭动起腰肢,“这样呢?是不是更像了?哈哈哈哈?”

 

我打开我妈的衣柜,翻出一个胸罩,绕在他身上,“哎,你别动,我帮你打扮下,还能让你更像。”口红、丝袜、发卡,在我年少的认知里,所有和女性相关的物品都被我翻了出来,并用到了小伙伴身上。甚至包括我妈的电动玩具也被我翻出来让小伙伴别在裙子上。

 

欢笑洋溢之时,我妈回来了。正当我准备得意洋洋地准备和她介绍我的作品时,我妈瞥了一眼,脸色立刻就黑了下去。

“吴xx,你来我家怎么净干些变态的事啊?上次把我鞋带全抽了还没找你算账呢!这个,还有这个,这些是你一个男孩子该玩的东西吗?”我妈解开他身上的胸罩和裙子,拿在手里质问他。

 

小伙伴可能被我妈的黑脸吓坏了,都没有来得及解释,直接哭了起来,我妈把他拉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准备送他回家。

 

临走之前,日光已经变得有些暗沉,但照在身上仍有余温,我至今仍记得我妈凑到我耳边小声对我说,“我送他回家,你自己一个人好好呆着,不许学他干这么变态的事!”

 

于是“变态”这两个字便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坐在仍未来电的电脑前面,黑色的屏幕里倒映着自己,我身上微微冒着虚汗,一遍遍告诉自己,变态是不对的,自己千万不能成为变态。

 

到初中的时候,机缘巧合被我妈发现了自己MP4里存着的A片,有些标题就很重口味,因此母子之间再一次尴尬地聊到变态这个话题。

 

我躺在床上,天花板的日光灯上有飞蛾在飞,我问我妈,“如果你的儿子真是个‘变态’怎么办?”

 

我妈叹了口气说,你总归是我儿子啊,又不能抛弃你,但妈妈一定会找最好的医生帮你治病。就算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会帮你治好。

 

我妈说完眼眶都红了,理论上我也应该被这个回答感动,然后洗心革面起来。但其实我并没有,我只是盯着日光灯上的飞蛾看了一整晚。

 

至今,我仍未告诉我妈,我在做绳师48号这件事,即使我身边的朋友已经全知道了。

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些呢?源于前段时间的一次微信聊天。和我聊天的对象是预约的人里,年龄最大的一位女生,她的女儿今年已经在上小学。

 

那天她在微信上火急火燎地找我,那着急的劲头一看就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我问她怎么啦?她略带哭腔地告诉我,她最近发现自己的女儿老是喜欢摆撅屁股的姿势,还喜欢不自觉地打自己,所以就在刚才,她翻了翻女儿ipad里的观看记录,发现里面全是关于动画片、影视剧里打屁股的镜头合集。

 

视频网站上类似的视频浩若烟海

和她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连觉醒的年纪都差不多。

 

她急迫地问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当一个母亲,知晓了自己的孩子,将来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成为sp圈里的小贝时,应该怎么办?

 

这是我最近一段时间遇到的最难回答的问题了,当我想站在自由博爱的一方,劝她不要压制孩子的天性时,我感到害怕和不负责任;当想站在政治正确的一方,劝她严厉地教导规范孩子不要让她成为“变态”时,我又想到了年幼的自己,并感到深深地绝望。

 

我想到了之前写过的文章里,那个因为被家长翻出口球鞭子而写保证书的男孩子,又想到了把自己新买的房子改成调教室,父母误入之后差点被气出心脏病的小少年。

 

我实在是想不出答案,她却已经再次发来了大段的微信,她说,她明天就要去向教育部门举报这些不良视频,她认为这些视频毒害了自己的女儿;她说,她感到愧疚,没有花更多的时间陪伴自己的女儿,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她说,她以后要一下班就回家陪女儿,陪她一起看ipad,这样她就看不到这些奇怪的东西了。

 

她说,她不想让女儿和自己一样,这个圈子里好的坏的她听说的太多太多了。

 

看完大段的文字,我想我已经不用回答她了,她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答案。我看她和她的女儿,就仿佛看到我和我的母亲。如果我告诉我妈自己喜欢bdsm,答案也会是一样的吧,她会倾尽全力地来帮助我,纠正我,感化我,说出去那都是感天动地的正能量,但她永远不会问我,这样做我真的开心吗?

母爱是没有错的,错的要么是我们,要么是爱的方式。人们总以为爱是最甜的,但其实不是的,爱的方式不对,你把甜甜的表面拨开,会发现里面的心其实是苦的。人世间最大的爱,就是互相理解,人世间最大的理解,就是不自私地给予爱。

 

所以我小心翼翼地问她,“你小的时候,你妈妈也是这样爱你吗?”

 

她没有回答。

 

后来到了半夜,我不经意间看到一篇写父母的孩子是同性恋的文章,便顺手给她转发了过去。里面有一句话说,“他们的人生很辛苦,父母你们就多体谅一下,你们其实是他们最难跨过去的坎。

本来我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不想几天之后,她又来找我聊天,她说,这几天她和老公一起好好想了想,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觉得那样对女儿实在是太自私了,如果自己的女儿是真的喜欢的话,与其让她去网上接受那些乱七八糟毫无过滤的信息,还不如自己把这些年在小圈里摸爬滚打,收集到的、整理好的资料,一点一点地教给她、引导她。

 

聊天截图

“自己入圈十几年了,一直没遇到过坏人,如果女儿这倾向真的是遗传我的话,希望她也能顺便遗传下我的好运气,像我这样一直幸运下去。”

她把这段话发我的时候,我正在上班,下午温和的阳光又开始照进屋里来了。斑驳的光影投在手机屏幕上,仿佛一切轮回,我看到一个母亲正牵着自己的女儿,陪她对抗世界。

广告时间:

其实我觉得每个人刚开始时都需要正确的引导,而不是瞎蒙乱撞,比如下面这份基础绳艺教程,就非常适合萌新的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