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知识

sm中的囚徒困境——你为什么没法找到身边的同好

 

如果《虐恋亚文化》一书中的统计数据印刷时没有发生错误,那么按照该数据,47%的人面对sm行为时会有性唤起。也就是说,从我们身边随意抽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很可能就具有着sm倾向,甚至幻想过捆绑、虐待等等各种行为。

那么其实,“为什么我无法发现身边的sm玩伴?”,“有哪些途径可以找到女m”这类问题应该迎刃而解,因为只要随便找个人多的地方,大喊一声,“我有施虐倾向,你们谁有受虐倾向?来和我愉快的玩耍吧”,应该就会有很多人和你心照不宣地微笑了。

然而事实情况似乎并非如此,从来没有人胆敢率先跳出来承认一切,即使撞到了身边的同好,也往往是先从对方的行为里发现了某些蛛丝马迹,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万一判断错误,还要想好各种理由矢口否认。

对于一个个体来讲,这是属于他的最优策略,即隐藏自己,慢慢试探,尝试找到目标,因为率先暴露自己将背负着巨大的社会成本。但如果把一群人作为一个群体单位,这显然不再是最优策略,最优策略应该是,群体中的sm爱好者有一个私下不成文的约定,能迅速标识同好,比如右手带上白手套等。这样想要寻找玩伴的人只需要发现白手套,即可过去搭讪。

这是sm活动中的一种“纳什均衡”现象。这个概念出自博弈论,即在各自双方没有相互沟通的正规渠道、也没有任何组织机构来在他们之间传达信息的情况下,双方都按照对方可能采取的“对自己最佳的方案”而做出决策,其结果往往导致团队或群体整体寻伴效率的降低。

一个经典的例子可以更好地说明这个现象,即“囚徒困境”。

两个小偷A和B同时被抓,隔离起来后他们被告知,如果两人同时抵赖,则双方都只需要判刑3个月;如果两人同时招供,两者都判刑5年;如果有一人招了,另一人不招,那么招的那个人判刑3个月,没招那个要判10年。

他们面临着两难的选择——坦白或抵赖。显然最好的策略是双方都抵赖,结果是大家都只被判3个月,但是由于两人处于隔离的情况下无法串供,由于每一个人都是从利己的目的出发,他们选择坦白交代是最佳策略。因为坦白交代可以期望得到很短的监禁——3个月,但前提是同伙抵赖,显然要比自己抵赖要坐10年牢好。

这种策略是损人利己的策略。不仅如此,坦白还有更多的好处。如果对方坦白了而自己抵赖了,那自己就得坐10年牢。太不划算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应该选择坦白交代,即使两人同时坦白,至多也只判5年,总比被判10年好吧。所以,两人合理的选择是坦白,原本对双方都有利的策略(抵赖)和结局(被判1年刑)就不会出现。

这种两人都选择坦白的策略以及因此被判5年的结局被称为“纳什均衡”,也叫非合作均衡。因为,每一方在选择策略时都没有“共谋”(串供),他们只是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策略,而不考虑社会福利或任何其他对手的利益。也就是说,这种策略组合由所有局中人(也称当事人、参与者)的最佳策略组合构成。没有人会主动改变自己的策略以便使自己获得更大利益。

“囚徒困境”有着广泛而深刻的意义。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的冲突,各人追求利己行为而导致的最终结局是一个“纳什均衡”,也是对所有人都不利的结局。他们两人都是在坦白与抵赖策略上首先想到自己,这样他们必然要服长的刑期。只有当他们都首先替对方着想时,或者相互合谋(串供)时,才可以得到最短时间的监禁之结果。

那么再回到上文的问题,既然很多人都有sm倾向,为什么我无法在身边发现sm玩伴?因为每个人都选择了对自己最优的策略,每个人都隐藏了起来,聚合来看,我们达到了sm群体中的纳什均衡。

那么有没有办法来打破这种均衡,提高整体的效率和利益呢?只需要破坏纳什均衡的前提条件,即有渠道、或者组织机构去为他们传达信息,使得他们之间形成某种联系或者默契,也即“囚徒困境”中所谓的串供。

打个比方,比如48号是sm圈子里最权威的机构,那么48号规定,如果有人对你说“我爱48号”,那么这个人就是圈子里的人,如果你也是的话,就必须回复“我也爱48号。”因为48号是最权威的机构,所以每个人都知道这项约定。

一旦出现这样的条件,那么纳什均衡被打破,因为隐藏不再是针对个人而言的最佳选择,相反的,群体的最佳选择——找不同的人去对口号,成为了个人的最佳选择,此时,个人的利益与整体的利益都达到最佳。

当然,现实远不止这么简单,因为这个条件形成后,很快会有人利用这个口号来干不符合团队利益期望的事情,比如行骗等等,到那时又会形成新的纳什均衡,需要新的规则来打破。

其实写了这么多,并没有啥实质性的干货,也没法帮助大家从身边找到喜爱sm的同好,目的只是想告诉大家,其实sm也只是人类的一种行为,也可以很科学,很理性的来分析,而并非只是乌烟瘴气,杂草丛生的泥潭,请大家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