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系列

508坐过12站,是师大东门

自动草稿

Chapter  1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觉得你刚才的回答甚至超过了一些文法学院的专业学生,这是我给你们这些工科同学上选修课以来,听到过的最好的回答,你的文科思维非常棒,期末考试我给你加10分。”讲台上略带佝偻的老教授推了推眼镜,眼里对她射出柔和的光。

伴随着这些光,是全班同学的一片哗然。

“我叫。。。我叫yx。”她微微侧过头,眉头舒展开来看向我。那是一种近似邀功般的喜悦。

我捂着嘴笑,顺便拉一下她衣服里露出的绳头,牵动她在衣服下被绑着的全身,瞬间的不平衡让她一下子跌坐到椅子上。

砰地一声,她恨不得就要跌进我的怀里,而我也差不多被她撞得跌入回忆。

Chapter  2

“你好,我是yx,网上聊了这么久,我应该没认错人吧。”我在离约定地点不远的一棵树下找到了她。她穿着大红色的外衣,明明已是秋天,却还是傻傻地躲在树荫底下。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想先躲起来观察一下你来着,没想到先被你发现了。”她的眼睛刚飞快地扫过我,脸就变得比她的外衣还要红。

“额,你就这样把你没有成功的计划告诉我了吗?可是这对我来讲有点不礼貌吧,正常人不应该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吗?”我尴尬地站在她面前的风里,觉得这个妹子的脑回路是不是断掉了。

“啊,正常人哪会想这么多啊,我带你去吃麻辣烫吧,我们学校里有一家特别好吃。”我想告诉她我其实不太能吃辣的,但是瞬间已经被她拉出去了50米,我甚至怀疑她是那家麻辣烫的导购。

“你说你叫yx,要怎么证明啊,听着好像一个笔名。”当我面对着一大碗红红的辣油瑟瑟发抖时,妹子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我掏出身份证递给她,“妹子,如假包换的,不信你去隔壁网吧刷一下。”

“这是我的,也是如假包换的,你经常去网吧啊,我也是。”她头也不抬地把她的身份证递给了我,可见这家麻辣烫对她的吸引力确实挺大的,大到吃完了都没想起来要把身份证拿回去。

只是苦了我晚上一边在厕所拉肚子,一边告诉她麻辣烫真好吃,特别好吃,记得什么时候来把身份证拿回去。

Chapter  3

我第一次把她捆好,放到镜子前面的时候,她一下子震惊了,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她说就像是脑海里一幅模糊的画像,她一直努力想去看清楚,但总也看不到,幸好今天,我把它的每一根线条都勾勒了出来。

她抬起头来问我,“你可以做我的s吗?”

我托住下巴,想要创造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或者幸福敲门的感觉,哪怕是捡到便宜的感觉。但我却好像已经丧失了七情六欲。

我说,好的没问题,但是我并不喜欢你。

她说,没关系,我喜欢你。

Chapter  4

“主人你会在北京工作吗?还是继续读研呢?如果你毕业就要走的话,我们很快就会分开了。”有段时间,她总是忧心忡忡地问我。

“还不一定呢,如果能保研的话,我就读吧,如果保不了,我可能就回家了。”我总是模棱两可地告诉她,“现在有几人加权和我都差不多,应该就看这学期几门课了。”

“主人,我看你有一门政治经济学的选修课,我去替你上吧,我上学期刚学完,这是我们的专业课,我考了满分呢,这样你加权一定能超过别人。”她拿着我的课表若有其事地说着。

“听说那个文法学院的老教授爱认死理,可是难伺候,你在这不一定能考满分。”我一边这么说着,心里想的却是如果衣服里给她绑着,然后陪我去上课,以前也是没试过,应该会挺好玩的。

最后,加上那老教授送的10分,她一共帮我考了110分。

我如愿以偿地保研。她也乐呵呵地说“嘿嘿嘿,我也开始准备本校的考研啦。”

但是,当我偶然在她的邮箱里看到了她对UBC保研的拒绝信,我把她拖到宾馆里吊起来狠狠打了一顿。使出我全身力气的那一种。

我拍着桌子质问她:“你知道你拒绝了什么吗?你拒绝了一个更大的,更好的未来。那是许多人求都求不来的,更大更好的未来!”

她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地流眼泪。以前不管我怎么抽她,绑她,她都不曾流过一次眼泪。

Chapter  5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收到她的新年祝福,“主人,新年快乐。”定位在北京。

我打电话给她“你怎么还没回家啊?怎么还在北京?”

她略带不好意思的说,“主人我爸妈总是逼我相亲结婚,我不想回家,今年就没回去,我想和你在一起。”

“那你爸妈该多想你啊?你不想相亲你就别去呗,怎么家都不回呢?”我一听,气不打一处来。

“主人对不起,我明天就买票回去。”电话那头看不到表情,我却能看到满眼的惶恐和失落。

Chapter  6

来年三月底,她总算姗姗来迟地回了北京。隔了两周见我,嘴角还有一丝淤青。

像是看到有人摔破了我心爱的玩具,我立刻红了眼,“CTMD,哪个不长眼的干的?我不找人削他去?”

她拉住我,就在我怀里哭得停不下来,她说她爸妈帮她找了个对象,有钱有势,一定要逼她结婚,让她别来读研了,说女孩子读研没用,她不同意,就把她关在屋子里,她好不容易才找空逃了出来。

“我喜欢你,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她死死地抓住我,怎么也不肯松开。

我想答应她,嘴却像哑了一样说不出来,我想拍拍她的背,手却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我甚至懦弱地不敢告诉她我不喜欢她,我只是说,对不起,我研究生毕业就要回家了,我爸妈,也不想让我离家太远。

Chapter  7

从那以后,我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她,不断找理由搪塞她,本来一周见面一次,后来一个月也不一定能见上一面。

直到那一天,我正在宿舍和舍友一起打dota,她突然打电话给我。

“主人,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很久没说话,她的声音都有点陌生。

“不行啊,我今天晚上要开黑,要,要有个面试,下次吧。”我想赶快敷衍了事。

“主人,我就想今天见你。”她说。

“真不行啊,我最近真的挺忙的,这周末吧,这个周末我应该有空。”一个技能放错,自己在游戏里死掉了,我有些不耐烦了。

“你出来见我一面吧!!”手机里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喊声,我记忆犹新的却不是这句声嘶力竭的嘶吼,而是之后电话里传来的盖过狂风呼啸的粗喘。

一声,两声,三声,像野兽的咆哮,却又夹杂着呢喃的哭泣。

穿透话筒,穿透我的耳膜。我没开免提,却响到宿舍里其他人都摘下耳机望着我,开始是不知所措,继而又转变成不怀好意的揣测。

“你跟我这喊什么喊?今天发神经啊?告诉你,说了没空就是没空,说了不见就是不见。”我直接挂断电话关了手机,看着窃窃私语的舍友,“看什么看,开黑!继续打!”

Chapter  8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的话,我愿意再深思一下那咆哮背后隐藏的呢喃。

因为那天之后,她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

像是落在我肩膀上的灰尘,轻轻一吹,便仿佛没有存在过。

手机关机了。微信微博,注销了。qq再也没有亮起过。

好几天后,我确信她不再会出现,我才终于想起去找她。她还在学校吗?还是回家了呢?

可是她家在哪来着?她学的什么专业来着?我记不得了。

她和我说过这些信息吗?我也记不得了。

我终于开始怅然若失,一遍一遍地去她们学校,走那些我们曾经走过无数遍的路。原来我从不曾把她放在心上。

她一定是对我失望了吧,还是遇到了什么变故呢?是她家人逼她回去结婚了吗?我已无从得知,但我知道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赶走了她。

我想去问每一个我见到的人,你见过xxx吗?可我又觉得自己毫无资格这样做。

总以为自己处理的妙至毫巅,能够毫不费力的脱身,可是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比小丑还要滑稽。

Chapter  9

上个月的某一天,我下班去找同学玩。上班之后少许坐公交的机会,毫无征兆地就坐过了站。

因为太过熟悉,熟悉到目的地都无法背叛记忆。

508坐过12站,就是师大东门。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棵她当年站在下面的树,已经变得更大更加枝繁叶茂,只是树荫下,变成了卖手抓饼的小摊贩。

我突然就听到了她那时咆哮之后的呜咽。

“你出来见我一面吧!也许看到你,我就下不了决心离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