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她的眼眸如水,隐藏所有波澜

很多时候,我更愿意相信好人比坏人多,虽然我知道可能真相并非如此,戴上面具之后,每个人看起来都别无二致。

A找到我的时候,已经两年没接触sm了。

一开始她不太愿意说话,只是不断地把头发挽上耳朵,然后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气氛尴尬地恰到好处,就像蒙在玻璃窗上想细雨,需要有人来拂去。

“中间断了这么长时间,是有什么原因吗?”我望着她,她的眼眸如水,隐藏起所有波澜。

“恩,可能以前找s什么的,一直都比较顺利,就慢慢地忽略了安全,所以有一次被骗了,被骗的很惨。”她看起来有些害羞,却并没有很反感说出一切。

“被骗了是指,钱吗?”我知道这些事情在这里屡见不鲜,所以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

“其实刚认识那会第一次调教都挺正常的,”她摇了摇头,头发又从耳根滑落。“所以我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第二次就被骗了。”

“恩,熟人总是最好骗的。”我的咖啡勺在杯子里旋转,像一柄插进锁眼的钥匙,慢慢打开属于她的潘多拉盒子。“是怎么骗你的呢?”

她的眼睛不再看我,双手也捏在一起。“第一次是一起开的房嘛,然后第二次那天是周六,说要玩的刺激一点,就让我先去开房。”

“我就按照他说的,开好了房,然后把房卡放在了外面,一个楼道的消防柜里面。我进了房间之后也是有一堆要求,要脱光衣服,要把自己的手和脚都用手铐铐在椅子上,还要把钥匙也放到房间外面”,说着她突然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还要塞上那个。。。”

“额,我大概知道了,你不用说出来。”我赶忙给她铺好台阶,把她从害羞里拉出来,“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本来说下午一点来的,”她的脸色慢慢开始凝重,“结果等到下午四点,他还是没有来。当时我就有点害怕了。”

“没有想过喊人,或者打电话喊自己的朋友过来吗?”我也仿佛进入了当时的情境,帮她寻找脱困的方法。

她只是一个劲地摇头,“我当时全身都裸着,还铐在椅子上,根本就不敢喊人,而且塞着那个,整个人都是迷糊的。”

“他一直没有来吗?”

她低头,刘海松散地垂下,有气无力地晃动,然后沉寂。

好几次的欲言又止,她才低声说了出来。

“他六点多的时候来了,还带了另外三个人,一看到那么多人,我就知道我完了。”

我大概已经可以猜想到接下来的一切,但并没有打断她往下说。

“他们玩了我一个晚上,拍了视频和照片,还威胁我不许报警,不许说出去。一直到半夜两点多,把我赶出来没有让我睡在那,鞋子都没有给我,我就那样光脚走回了学校。”

她只是安安静静地讲完,仿佛已经修补好了所有的伤口,这正是时间的好处,无论多欢喜或者多悲伤,总有一天,你可以波澜不惊地说出一切。

但是我很想问她,为什么不报警?这绝对够判刑了。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换成她的情况,因为害怕,因为不愿意面对,可能都没有勇气去报警。

所以话到嘴边,我又生生咽下,只是告诉她,“谢谢你这么信任我,其实回忆本来是非常美好的,只要你能让过去的都过去。”

————————————————————————————————————————

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是坏人比好人多,我们要如何去面对这份黑暗?

没办法标记他们,没办法增加作恶的成本,能做的只是拥有很清醒的判断力和安全意识,不要去轻易地相信一个陌生人。

不要觉得在这个圈子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聊得来的人,多么不容易,就把所有的信任都给了对方。

包括对48号也是一样,不要因为觉得48号的某些观点我很认同,或者48号看起来是个好人,就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

比如有一些预约调教或者咨询的同学,加了48号之后就说“不好意思,把自己的朋友圈设置隐藏了,请谅解。”我觉得这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必要,相反我会为你的这种行为点赞;我认为这是一种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的体现,萍水相逢,完全没有必要一开始就把个人信息暴露,所以在这里我鼓励大家这么干。

最后,我们自己,都要做个好人,因为我们都成为好人,别人碰到坏人的几率就小一点。

很多人问我,找s或者m最重要的原则是什么?是新手一定要找个有经验的吗?是要找个附近城市能现实的吗?

其实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人品要好,其他的都不重要。无论什么技巧,什么节奏,都是可以练的,但是人品,练不出来。

你有故事,我有故事,谁他妈没有故事。

给48号投喂点故事,48号替你讲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