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知识

你们所说的SM,到底是什么的缩写?——SM的起源

依据百度百科的解释,sm就是虐待与受虐(英文sadomasochism)的简称。而s和m又分别是两位前辈名字的简称。那么这两位前辈到底是何方神圣?能为一项人类行为直接冠名,是给了多少赞助费啊?好奇的我便开始了漫长的资料搜集之旅,力求多了解些两位大神的事迹。

第一位前辈叫萨德,没听过不要紧,世界十大禁片你一定听过,而世界十大禁片排名第一的《索多玛一百二十天》就是根据萨大叔为原型改编的电影。而不查不知道,一查他的个人履历估计也让我心甘情愿的奉献出自己的膝盖:贵族身份;带兵打仗的俊朗军官;上过自己的丈母娘;和媳妇一起虐过自己的仆人;找来一大堆失足少妇给他们灌苍蝇水。。种种丑闻之后,终于被折腾进监狱,在疯人院终老过世。

真可谓是别人笑我太疯癫,而我眼里压根看不到别人。。。

但是,萨大叔的童年和青年时期是非常平淡无奇的,丝毫没有后来文学作品中暴戾乖张的踪影。萨大叔是独子,父亲是外交家和军人,母亲是法国波旁王室血统的大家闺秀。1740年生于巴黎,幼年曾受教于位高权重的贵族波旁-孔德。在随同父母出使巡游欧洲数国之后,萨大叔10岁时返回巴黎,进入颇负盛名的耶稣会路易大帝学校读书。据称这个孩子头脑聪颖,嗜好各种书籍,尤其偏爱历史作品特别是游记,那给他提供了远国异乡村情民俗的知识。

萨大叔还没成人便进入军校。16岁时,他参加了“七年战争”中自英国人手中夺取梅诺卡岛马洪的战役。那是他首次参战,指挥着4个连队的士兵。进攻中400多名法国人阵亡,但萨大叔的出色表现给自己赢得了声誉。就这样,到1763年战争结束时,萨大叔已走遍法国在欧洲各处的大部分战线,包括中东地区,并且获授“博尔戈尼亚”骑兵上尉军衔。

到这儿,萨大叔的人生都可以说是春天,唯独在结婚对象这件事儿上,他没如了自己的愿望。萨大叔一直爱慕着隔壁的邻家小妹妹,却因为家族的利益关系,娶了资财丰饶的贵族蒙特雷伊家的长女结婚,也就是后来的萨德夫人。成家立业,接过父亲的侯爵爵位后,上面所说的荒淫桥段开始不断上演,萨大叔也开始沉迷于虐待和相关文学作品的撰写,依照现存的资料来看,萨大叔的文笔绝对是非常一流的。

撇开萨大叔对情色小说和喜剧的偏好,以及自己作为施虐者角色所被告发的丑闻来看,萨大叔的社会角色还是个相当正直的好大叔。多次进出监狱,写出的著作不受青睐反被当成证据被定罪之后,他并没有变得丧心病狂。1790年51岁的萨大叔已经是声名狼藉,倾家荡产,肥胖到无人相助都难以行走的地步了,但是当时的法国大革 命还是让他展现了一把爱国主义情怀,积极地加入革命进程,参加撰写了不少演讲词,包括马拉葬礼上的悼词,并受命管理医院和公共救助机构等。

但他在虐待这件事情上又是毫不留情,不遗余力的重口。

在早期爆出的萨德丑闻中,萨大叔被告发的事件是:当时召请了一名叫罗斯科勒的女人,将其捆绑后鞭打,又先用刀割出伤口,再往上面倾倒融化的蜡烛油。是不是很黄很暴力咧?作为世界上sm的先行者,萨大叔也是蛮拼的。

那么问题来了,日子过得好好的,干嘛非得生了这奇怪癖好?这也是一直以来困惑很多心理学家或者情感咨询师的问题。各种网文会去形容M的成长经历,M的内心表白,却很少看见有S的相关内心的反应。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S本身就不太善于言表,也没那个时间去整理自己的内心想法什么的,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抽几个M呢。二是就采访过的人来说,S的心理防备要远高于M,这也许是因为自身的性格特质原因。

不过不难看出,萨大叔有两个点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1.参军
2.非情愿的娶了现任太太

在自己的一些手稿中,萨大叔曾经表示过对自己婚姻的不满,如:“一桩婚姻若各取其便,时日带来的惟有棘剌,却任由春日玫瑰绽放。那样的时日令我厌倦,但又如何捡拾。”,关于参军,可能给他的更多的是人类残忍的本性和对善良的拒绝及不信任,如:“与其说善意是灵魂的美德,不如说是一种骄傲的罪恶”;“残酷才是人的天性,连还未到理智年龄的幼儿,都能够捏死一只鸟,咬破奶妈的辱头”。

萨大叔对他人的暴力倾向,也许是参军的那些日子带给自己的一些心理印记,对一桩有目的性的婚姻让他丧失了对人间美好感情的一切信任,把自己的怒火通过性发泄了出来。当然这些说法都是个人评价,毕竟历史人物久远。

所以,萨大叔的全名,叫做:当拿迪安•阿尔风斯•法兰高斯•迪•萨德 (Donatien Alphonse François,Marquis de Sade) 由于在他的著作中最早提出了性虐待这一事件,后人把性施虐这一行为叫做萨德主义,英文Sadism,也就是现在大家都说的S。

在萨大叔升天后的22年,他的另一半终于出现了,也就是下一位大家可能会比较感兴趣的前辈,马索克马大叔。哎,本以为男s会配一个女m,万万没想到,就像蝙蝠侠总是爱着超人,造化弄人呀。

马大叔的日常可谓比萨大叔顺利多了,没经过战乱,也没被丑闻逼到绝境过(毕竟自己是受虐者,自己不想告也没能告的了他)。马大叔家境也不赖,生于加利西亚和梅里亚联合王国的首都朗贝尔(现在的乌克兰),父亲是西班牙裔奥地利警察总管,母亲夏洛特·冯·马索克是乌克兰贵族拥有犹太血统。 学霸慧根的马大叔在12岁就开始学习德语,之后进入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历史和数学,毕业后回到朗贝尔,在那里他成为了一名历史系的教授,没事研究研究风俗,教一教历史,工作中温文尔雅的性格也广受大家的好评。

然而,生活总是喜欢给一帆风顺的人开玩笑,性生活上他可是来了一个3 6 0 度的反转,一旦性事之时,马大叔总是要求媳妇用皮鞭狠狠地鞭打自己的屁股。媳妇哪里受得了此等指示,不过好歹他的妻子善解人意,也就从了。马大叔还自己设计了一条皮鞭,上面布满的铁钉,所到之处,鞭过留痕,丝丝血印,惨目忍睹。马索克却在鞭子的上下飞舞中非常的享受,兴奋的呻吟声经常肆虐的回荡在富丽堂皇的大房子里。

媳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想反正两个人的事,也就忍了。但是人的欲望总是无限的,马大叔后来就越来越不满足了,渴望更大的羞辱,然后怂恿媳妇红杏出墙,甚至还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本人绿帽奴,急求同好来啪啪我老婆”! 媳妇这下可不干了,一纸诉状就要离婚!

马大叔和萨大叔不同,没有经历过战 争的洗礼,也没经受什么感情上的挫折。他除了对各种残酷的性 行为着迷之外,发生在十岁那年的意外,更是他对此情根深种有着深渊的影响。

马大叔家有个亲戚,贵为伯爵。而伯爵夫人艳丽风流,裙下之臣多如牛毛。有一次,马索克和玩伴们到伯爵家里玩儿捉迷藏,他躲在伯爵夫人闺房的衣架后面。正得意别的小朋友找不到他呢,结果伯爵夫人和她的情夫兴冲冲地回到卧室,当下二话不说,直接上演儿童不宜的各种镜头。马大叔(哦不,那时候还是小马)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啊,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地偷瞄。没过一会儿,伯爵突然带着两个朋友闯了进来!伯爵夫人赤膊相对,居然没有羞愧之意,反而暴跳如雷,直接操起拳头,上来就赏了伯爵两记拳头!伯爵踉跄后退,伯爵夫人还是气不过,又随手抓起鞭子,气急败坏地将那三个败兴的臭男人赶了出去。慌乱中,小马叔叔不小心碰到了衣架,立刻被伯爵夫人发现了。这下惨了,伯爵夫人正愁着没处撒气,直接把小马叔叔按倒在地上,一顿毒打。而小马叔叔居然体验了一种奇特的快感!这时候,伯爵怯生生地回到了房间,居然跪在地上乞求原谅。小马叔叔赶紧溜之大吉,没跑几步,又恋恋不舍地回头窥探,之间房门已关,却仍能听到伯爵夫人嘶嘶的鞭子声和伯爵欢快的呻吟声,这让他自己也兴奋地颤抖起来。

这听起来好像一种条件反射, 看,给狗狗一块肉,然后摇铃铛,狗狗流口水,多整几次,下次不给肉,只摇铃铛,狗狗就会有口水了。所以这个著名的条件反射也可以用到SM上来,和男友OX的时候,马上要高了,然后他打你屁股,多整几次,就算不OX,他打你屁股也会高潮。

在心理学中有一个名词叫做制约性联配。说的就是这种现象,泛指某种诡异的情况,将“被虐”和“性快感”联系了起来,并且在伺候会不断地重复这种联系,从而形成了一种比较难改变的习惯。

所以马大叔也可以归属于这一类,自然后来就希望自己的媳妇狠狠地抽打自己了。

这种说法会不会有生理数据方面的科学支持? 很神奇,居然是有的。脑神经解剖学的观点来看,在大脑皮层有一个叫做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的地盘儿,这块地盘上的脑细胞大佬们主宰了我们的喜怒哀乐和吃喝拉撒。在这块地盘里面,“高兴”和“痛苦”这两个哥们是邻居,而且关系好的都可以搞基了。每当我们感受到快乐或者痛苦的时候,这两个哥们其中的一个就会告诉我们的大脑:喂喂,你现在很开心呀, 喂喂,你现在应该悲剧了。由于他两实在关系太好,所以很有可能“痛苦”在告诉你你应该悲剧的时候,“快乐”也许会插上那么一嘴,然后“快乐”的区域也跟着被激活了起来。按照这一理论,我们可爱的大脑是很有可能有时会傻傻分不清楚什么是高兴,什么是悲剧。

另外一种说法是从激素分泌的观点来阐述的,有研究者发现,当被人使劲打屁屁的时候,人们的体内就会释放出大量的恩多芬,恩多芬可以说是人类抵抗疼痛及悲伤感觉的一种自产防御性镇 定 剂,能够缓解我们的疼痛,使我们感到愉快,并且提高免疫力。

如何证明,就留给伟大的科学家们去论证吧,我们在这里要强调的是:幼年,或者是性启蒙时期所接受的与性有关的信息,很有可能对个人今后的OX偏好有着深远的影响。

所以,马大叔全名:利奥波德·范·萨克-马索克(Leopold Ritter von Sacher-Masoch),由于当时他在文学著作上的知名度使得自己关于性受虐的理念和作品迅速的被人们广泛关注,后人把这种性受虐倾向称为马索克主义(Masochism), 也就是我们经常的说M啦。

如果你看完了这些,恭喜你,关于sm的概念,你已经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