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问:为什么男s对处女谈之色变?

公元2165年,第48号新法正式实施的第149年。(注:48号新法:所有s不可收处女为m,所有处女需要在被破处后才可参与sm活动)

 

我从几辆悬浮汽车的磁涡轮下迅速闪过,转身跨入这幢全身黑色的大楼,像一只下水道里的老鼠,生怕阳光从我身旁耀过。

 

1332号房间,我不断默念着这个数字,一边小跑一边寻找,当它突然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又一下子紧张起来,像在等待一场世纪的审判。

 

我深吸一口气,把手按在门上。

 

“指纹验证通过,DNA验证通过,ACCESS。”

 

门随即弹开,屋内空无一人。我看到白色的纳米幕墙上浮着几行字,“出去充值下电子烟,跪在门口等我回来。”

 

想到一会即将开始的调教,我心里虽然兴奋,却更多的是不安,毕竟只是网调了一个月,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况且,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没有告诉他。

 

带着局促我带上了电子眼罩和口球,双手也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碳片手铐里,接着乖乖地跪在了刚才的黑色大门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悠闲脚步声,慢慢地停在了门外。

 

“指纹验证通过,DNA验证通过,ACCESS。”

 

随着门外涌进的空气热浪,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我第一次,以如此姿态跪在一个陌生人面前。

 

很快,我的眼罩被解除了,我看到了一张面容扭曲的脸,正万分惶恐的看着我的脖子。

 

“这个标记是,噢,真他妈的见鬼,你是个处女,你这个骗子,你他妈竟然是个处女!”他一边说着一边颤抖着后退,嘴里的烟掉到了地上,被巡逻的扫地机器人一口吞走。

 

“其实我不是……”我挣扎着想解释,嘴里却塞着口球说不出话来;只见他迅速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压低了帽檐,然后打开一颗传送胶囊,蓝光闪烁,再也不见了踪影。

 

公元2165年,第48号新法正式实施的第149年。为了响应新法,借助生物分子科技的发展,所有处女的脖子上都会自然打上一个特殊的印记,在被破处后消失。

 

而我是个例外。

 

为了找个合适的s,我曾去地下黑市里做了处女膜摘除手术,但可悲的是,脖子上的印记并没有消失,我又各种放浪不下十次,脖子上的印记却始终如一。

 

 

我期望通过网络找到一个不介意新法的离经叛道者,却一次又一次碰壁,一次又一次绝望。

 

我在街上小心翼翼地走着,碳片手铐设定的6个小时还没到,没法解开,我就只能反铐着双手,游荡在螺旋大街的最底层。

 

阳光刺的我睁不开眼,我却还是能听到周围人群的议论纷纷。

 

“快看快看,一个带着手铐的处女,啧啧啧,真不要脸呐!”

 

“这不是传说中的处女m吧,我靠,真是开了眼了哎!”

 

“我不是处女,我只是脖子上的印记出了问题,你才是处女呢,你他妈全家都是处女!”我声嘶力竭地大喊,却只是让看热闹的人们趋之若鹜。

 

48号议会,徜徉了半天,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说是为了解放和自由,所以没有安装大门,可是那深幽阴冷的走廊,一眼望去满眼无尽的黑暗。

 

“我要状告48号新法。”我对着门口的守卫机器人喊道。

 

机器人的眼里顿时红光闪烁:“收到语音,正在解析……解析成功,状告受理……前方为状告者,实施捕捉……”

 

很快,我被两个机器人押解着进入议会,冗长的走廊的尽头是仲裁庭,两个机器人把我的双手双脚分开,分别拷在一张硕大的仲裁椅上。

 

正前方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根据立法可以起诉新法,请陈述你的理由!”

 

“我认为48号新法剥夺了处女享受sm的权力,我要求废除48号新法。”我一路走来,心情平复了许多。

 

“理由无效,48号新法本是为了保护处女设立,处女不应该参与相关成人活动”,声音依旧来自前方,苍老而有力。

 

“但处女也有可能是成人,为什么不能参加成人活动?”我反问道。

 

对方陷入了微妙的沉默,像是有许多人在商量私语,许久之后,声音才继续传来:“100多年前,老祖宗们规定在涉及到处女向非处女的转变行为时,不允许掺杂任何sm活动,是为了撇清sm与相关社会行为的责任,也正是因为撇清了这些责任,sm才能像如今这般发展壮大,人尽皆知。所以,48号新法决不能废除!”

 

“那么处女呢?就要成为sm的牺牲品吗?”

 

“你完全可以通过正常性行为破处之后再来参与类似活动,大家也都是一直这么干的。”

 

“可我明明不是处女了,但只是脖子上的印记还在。”

 

“很抱歉,因为曾经有过案例通过生物隐藏技术暂时隐藏处女膜,从而达到伪造处女身份的事件,所以我们才会给处女打上标记,也就是说,只要你的脖子上有印记,我们就只能认为你是处女。”对方的声音坚定而迂腐。

 

“好的,我知道了,我放弃。”我闭上眼,又睁开,看不到一丝光明。

 

“除非,有人根本不承认48号新法。”一个声音从远方飘来,并且越来越近。

 

我的心脏仿佛被子弹击中,立刻挣扎着想要寻着声音望去,直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我叫罗辑”,他用一张芯片从我的椅子上滑过,立刻解除了我的所有枷锁,“我代表黑暗森林组织邀请你加入我们,关于你的处女问题,我愿意成为你的破壁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